千亿国际娱乐官网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在不断变化的阅读时代,实体书店该这样去满足读者需求

千亿国际娱乐网址:2018-10-12
作者:
来源:发行观察
阅读量:408

前不久,2018成都国际书店论坛之“寻找未来读者”主题论坛在成都方所举办。论坛邀请到布鲁斯伯里出版社(中国)总裁理查德·查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阚宁辉、夏叶社社长岛田润一郎共同探寻了在不断变化的阅读时代,如何真正满足读者需求。论坛由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杨照主持。当天的“创作者现场”,日本畅销书作家、同时也是15年独立书店经营者的松浦弥太郎作了主题为《美好生活的定义》的演讲,从书店及更大的领域表达了如何服务美好生活。

不是书培养了读者 而是书店培养了读者

夏叶社社长岛田润一郎认为,不是书培养了读者,而是书店培养了读者。他介绍,虽然比起繁盛时期,日本书店量减少了很多,但日本人均书店量仍然很高。目前日本拥有1.2万家书店,1.27亿人口。在东京住宅区里,很小的范围内就有近十家书店,这些书店有很多读者。在日本书店中,杂志和漫画的销量非常好,只有A4纸一半大小的文库本销量也不错。

因为有了书店大家才会去憧憬书,憧憬书背后的故事。日本有相当多的书店,所以才培养了相当多的读者。文化藏在书里面,也藏在书店的空间中。

夏叶社是一家“一人出版社”,也就是说岛田润一郎身兼老板、员工、会计于一身。岛田润一郎希望可以将书送给他可以看得到的读者,可以面对面把书传递过去。他每年只制作3-5本书,发行2500册。“畅销书是大出版社做的事,我做的是只有我这一人出版社能够做的。”

他会尽量亲自跑到书店里去和读者做面对面的推广,让自己和读者建立很好的直接联系。“正是有这种实实在在的人跟人的连接,我们的书才有了很好的生命力,同时我也能第一时间了解到读者的需求。”

岛田润一郎组织过很多小范围的活动,一般是5到10人的小型聚会。小型活动可以做到面对面近距离的交流。他有时还会把作家邀请到聚会当中,也可以算作一种市场推广。但不管怎样,近距离接触非常必要。当然,“培育读者是需要时间的,当读者能够更自主更有个性地选择自己的读物时,就是最成熟的时候。”

书店颜值的底色是价值 品相的支撑是品质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阚宁辉从两个案例谈了他们通过搭建和利用公共阅读文化平台来服务读者,寻找未来读者的一些做法。

首先,经过对发展模式的探索和纠结,上海书展坚持“去娱乐化、去泡沫化、去廉价化”。上海书展之所以被众多书人津津乐道,最重要的三张牌是文学、国际和学术。用文学活动吸引了最广大的读者,用国际元素提升了品质,用学术单元定义了发展方向。

2011年,上海书展主办方与上海文学界展开全面合作,正式创办了与上海书展同步召开的上海国际文学周,八年中有200多位中外作家,其中包括4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汇聚在此。国际文学周由著名作家孙甘露领衔。他是中国先锋文学的代表,也是跟国际文学界始终保持密切联系的一位文化学者。他带领更多作家、学者、翻译家和媒体人加入到上海书展的策划团队后,上海书展就彻底告别了过去的行业类书展的格局,成为向全社会、全球开放的文化平台。

阚宁辉表示,更多的读者除了买书,还想跟作家接触,想跟第一现场所发布的最新洞见和观点接触。当上海书展把高端的、一流的、最新的东西和资讯引入以后,也的确吸引了更多人群。因为这是读者在一般条件下没有办法接触到的东西。他强调,人们对书业会展所形成的文化学术交流平台价值有更多认同,成就了上海书展的增量,这同时也是法兰克福书展等获得成功的最重要元素。

其次,近年来广受关注的思南读书会和思南书局,是上海书展的周末版、日常版和延伸版,解决了“好的文化活动一年只举办一次”的问题,使得一个一年一度的文化盛会变成了常态化的文化聚会。

2014年2月,上海书展主办方和上海作协联手正式创立思南读书会,把上海书展这样一个文化现象推展到日常。每个礼拜六下午举行思南读书会的同时,也会举行一场露天的图书集市。此后,思南公馆和有关方面又支持孙甘露创办了《思南文学选刊》,让思南文化品牌在这个新的平台上集聚更多优质的文学资源。2017年底,由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和上海文学界共同打造的60天快闪书店思南书局概念店成为一个现象级的文化景观。2018年4月,在思南公馆里诞生了思南书局。

结合以上两点,阚宁辉总结说:第一,参与公共阅读文化平台的建设,利用好公共阅读文化项目,是出版产业链条上的各个方面的力量需要高度关注的。一大批个性突出、专业定位清晰的新型实体书店涌现,为优秀的小众图书和学术图书获得更多市场能见度提供了可能。第二,所有的地标,所有的文化风景,最终还是要看它的生命线和生命力。对实体书店来讲,颜值的底色应该是价值,品相的支撑应该是品质。

经典IP经营 让年轻读者愿意阅读

布鲁斯伯里出版社(中国)总裁理查德·查金从事出版行业46年,他以J·K·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图书为案例说明了怎么才能让年轻读者们愿意阅读,甚至让他们持续变成下一代阅读的催化剂。

在理查德看来,“哈利·波特”系列的成功有两个关键。第一是布鲁斯伯里出版社的许多员工在看到“哈利·波特”手稿时,把书带回了家,给自己的孩子试读。那些孩子年龄在8-11岁之间,非常喜欢“哈利·波特”。不管大人怎么想,孩子们发现了许多专业出版商都没有发现的一点——“哈利·波特”是一本天才之作。第二是布鲁斯伯里出版社的市场推广团队在创造超级畅销书方面新增了许多新思路与新智慧,这是一个催化作用,但是如果没有J·K·罗琳的天才作品和写作,也不会有这么巨大的成功。

如今,“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在全球创造了77亿美元票房。在各个地方看到巨大的电影海报,可以让人们不断想起这套书,并且不断提醒人们去读原著,持续对此感兴趣。

塑造一个品牌,让品牌吸引读者,绝不仅仅是一到两个广告就能完成的,一定要不断地推广。他们在全球进行零售,制作相关周边产品,给书店准备图书的袋子等物料来提供更好的系统支持。同时,也有一些定制化推广,例如在英国最大的连锁超市组织家庭竞赛,奖品是去奥兰多环球影城体验”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另外,还在Facebook经营官方账号,与Snapchat合作创造“哈利·波特”的拍照滤镜,基于全球有数亿的”哈利·波特”粉丝,这些动作都促进了图书的销售。

在“哈利·波特”系列出版20周年时,布鲁斯伯里举办了盛大纪念活动。围绕20周年主题不断进行社交媒体推广,也有一些实体的支出,包括在重要枢纽的车站花掉2万英镑张贴巨大的海报。他们还和拥有“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伦敦国王十字车站合作,和《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演出团队合作,创造演员和粉丝见面的可能。并和华纳兄弟规划了一个专门的“哈利·波特”影棚导览,每天都有很多人去那里亲身感受“哈利·波特”的魅力。去年,布鲁斯伯里与大英图书馆合作了相关主题展览。伴随展览,他们卖出了很多画册,展览本身的门票收益、把并不是常客的大量孩子们吸引过去,也让大英图书馆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理查德说,和“哈利·波特”这段情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从来没有忽视读者。

书店可以去寻找“爱的不足”

本届成都国际书店论坛特别增设了创作者现场版块,特邀日本畅销书作家松浦弥太郎到场分享他对“美好生活的定义”。他的独立书店已经开了15年,虽然店面很小,却吸引了很多日本乃至国外的读者光顾。松浦弥太郎说,他开书店不是为了卖很多书、也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书店不一定要有很大的规模,能够提供让大家交流情感的空间才是最重要的。

他每天都在“寻找爱的不足”,并提供力所能及的关爱。因为人非常脆弱,需要被关爱,但生活中有很多爱没有到达的地方,在人际关系方面,比如讲话的时候比较冷淡;在更广泛的方面,比如地球另一侧发生的自然灾害或战争,等等。

“没什么事情是和我们无关的,人要用这个观点来看待世界。”松浦弥太郎强调,有很多年轻人认为,其他地方的事情和我无关,这是不对的。他认为纽扣和扣眼是最了不起的发明,虽然微小却为人们提供了很大的便利。而这样细致的发明,并不需要特别的调查和研究,单单通过有心人每一天的观察就能发现。每一个小小的创意,都能让人们生活得更加美好。

工作为了什么?松浦弥太郎苦恼很久后终于找到答案。“工作就是用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世界上有很多种类的工作,一项工作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有人需要我们去为他提供帮助。

现在很多人会为人际关系而烦恼,但沟通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沟通的根本是传达爱。”有爱才有沟通,才能解决人际关系问题。对于书店也是一样,要向客人传达爱,为其提供服务和引导,而不只是收钱、卖书的机械操作。很多时候,笑脸就能够表达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不管是人际关系还是某项工作,都有被破坏,出现伤痕的时候。所以松浦弥太郎每天也都在“修复”,把变冷的东西重新温暖起来。这需要有好奇心,有温暖的眼光。也就是说,需要寻找生活的美学。

很多人来到书店,你知道他们在寻找什么吗?今天一个人有些兴奋、有些空虚或苦恼,很多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下班不想立马回家。人们都会寻找能让自己得到安慰的东西,能够解决自己烦恼的东西。很多时候他们通过花钱来帮助自己。“在工作中去发现能够让人们开心并获得帮助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的原理就是帮助人们解决烦恼,你能够提供帮助的人越多,回报就越大。”松浦弥太郎说。